主页 > 产业 >

当当路线之争:李国庆激进想做大,俞渝保守求赚钱

渝庆相争,谁的当当?对于这家拥有超过20年历史的电商公司来说,“夫妻店”的拆伙是俞渝、李国庆之间婚姻破裂的一部分,也是公司进入动荡期的开始。

从4月26日“夺章”开始,李国庆接连利用公章以当当的名义发出多份公告,包括将俞渝调至负责当当公益基金的人事任命。按照他的“三步走”战略,在完成接管公章和组班子后,第三步将是进驻当当,给俞渝“贴封条”。

“我们内部看,他们的管理能力都很强,而且可以对着一个目标不断前进,但两个人还是有一些区别。”去年当当副总裁陈立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俞渝更注重的是系统、流程和标准化;李国庆是业务型干部,喜欢亲力亲为,什么事都往前跑。

但正是这区别,为如今双方的矛盾爆发埋下伏笔。事实上,李国庆、俞渝在当当控制权上的角力,背后是二人对公司发展路线的分歧:李国庆希望当当能够围绕图书电商切入文化消费市场,他甚至积极拥抱区块链等新技术;俞渝希望当当固守“小而美”,她对目前公司7成收入来自图书、每年4、5亿的净利润感到满意,并不追求公司急速发展。

李国庆曾表示,最好的和解结果是其中一方面将另一方的股权买下,而不是谁把谁赶走,“或者我把她买出去,我当控制人,或者她把我买出去”。但如今双方已无退路,在等待离婚诉讼判决前,位于漩涡正中央的当当或将长时间处于巨大的不确定性之下。

股权之谜:为何李国庆与俞渝所持的股权数量有差别?

在当当的股权上,李国庆、俞渝以及工商信息系统的披露存在三个不同的版本。

工商信息系统显示,李国庆和俞渝分别持有当当科文的股权27.51%和64.2%,而天津骞程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天津骞程)与天津微量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天津微量)属于当当网高管的员工持股平台,分别持股4.4%和3.61%,即李国庆所说的两家支持他的小股东公司。

但实际情况却与工商信息系统的披露有所不同。根据当当网副总裁阚敏的披露,目前俞渝持有当当网股权52.23%,李国庆为22.38%,二人的儿子拥有18.65%(由父母代持),以此计算,三人的股份数量合计为93.26%;两个员工持股平台分别持股3.58%和2.93%(合计6.51%)。

李国庆则表示夫妇二人共持有91.71%股份,假设离婚后股权平分他将获得45.855%,凭借着两家小股东公司(合计8.01%)的支持,他将以过半数的支持(53.865%)通过股东会的召开实现当当的接管。

俞渝和李国庆在股权数量上各执一词,主要原因是双方在认定当当网的运营主体上有分歧——李国庆认为当当网目前的运营主体是当当科文,而俞渝则认为运营主体是北京当当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当当)。

事实上,当当网的股权详情在海航科技(原名为天海投资)的收购预案中有详细披露。2018年4月,海航科技披露重组预案,当时公司计划作价75亿元收购当当,因此预案中交代了当当网拆除红筹和VIE结构前、后的股权架构。

预案披露,当当网拆除红筹结构前,当当科文由李国庆和俞渝各持50%股权,而北京当当作为境外实体协议控制当当科文,李国庆和俞渝在北京当当中共持股74.61%,管理层持股6.51%,外部投资者持有18.65%。

但拆除VIE结构后,当当科文的股权结构出现新变化。俞渝、李国庆、天津科文、天津国略四方持有当当科文股权为91.71%,天津骞程和天津微量两个员工持股平台则共持有8.01%,这两个数字与李国庆所述,以及目前工商信息系统披露的丝毫不差。

而北京当当作为协议控制实体,在当当网私有化过程中则被当当科文全资收购。工商信息系统显示,2018年8月30日,北京当当的唯一股东由原来的电子商务(中国)有限公司变更为天津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该公司正是当当科文的全资子公司。

收购预案中有披露,俞渝、李国庆及其儿子合计间接持有北京当当93.26%股权,这也是阚敏在4月26日电话会议上披露股权详情的具体数据,即俞渝方认为当当网的运营实体应为北京当当。

由于双方在公司运营主体上产生分歧,也就可以解释为何二人披露的持股数据有差异,同时预案对股权架构的披露也印证了李国庆的说法。他在近日表示,境内当当(即当当科文)已经收购境外当当(北京当当),没有儿子持股一说。

换而言之,李国庆认为当当网完成私有化后,2016年9月他与俞渝对儿子的股份赠予已不再成立,因为北京当当已成为当当科文的子公司,目前当当网真正的运营主体应该为当当科文,在当当科文中夫妇二人的儿子并不持有任何股份。

谁能获过半数支持?代持股份与中小股东成关键变量

李国庆与俞渝的离婚案件尚未结束,但任何一方想要彻底掌控当当,都必须争取超过50%的股权。

李国庆所述的过半数支持,成立的前提是其儿子的持股也纳入到婚内财产中。“扣除我儿子的(股份),扣除她妈妈信托的(股份),剩下的她(俞渝)认为这叫共同财产,那得说明这个公司过去的股权安排就是婚内财产约定,我认为显然不是。”

而俞渝方则认为,2016年8月至9月期间,俞渝、李国庆及其儿子已经签署了股权文件,儿子的股权已不属于婚内财产。

李国庆曾在去年年底告诉新京报记者,“当年在美国上市的时候,管理层的占股是32%,其中我27.5%,俞渝5%,后来,当当私有化的时候,我同意和俞渝的占股比例变成了五比五。”

李国庆称,俞渝曾建议双方各自拿一半股权给儿子,并由她代持儿子的所有股权,最终俞渝持股64%,李国庆持股27.5%。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确实存在他们二人对孩子赠与股权,但并未实际办理转让过户手续,除非对赠与合同办理了公证,否则根据合同法,赠与人在赠与的财产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

“如果可以撤销赠与,那么所谓赠与的股权,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范围。”赵占领认为,只要赠与合同没有办理公证,不属于救灾、扶贫、社会公益性质、道德义务性质,又没有实际履行,就可以撤销。

如果最终儿子的股权仍算在婚内财产,且李国庆夫妇离婚后平分股权,二人各自获得45.855%,影响当当控制权的变量将成为公司的中小股东。目前当当科文旗下共有三家公司合计持股8.29%,其中当当网的管理团队持有8.01%,剩余0.28%为上海宜修企业管理中心所有。

按照李国庆的说法,目前他已得到两家小股东公司天津骞程和天津微量的支持,但当当方面的说法是公司管理层全部站在俞渝这一边,因此双方的较量焦点是离职合伙人与在职合伙人的股权数量。

根据工商信息系统显示,天津骞程和天津微量分别持有当当科文4.4%和3.61%的股权,二者的股东数量分别为42人和35人,其中在这两家公司中持股比例较高的成员有阚敏、陈立均、李海涛、张艺、姚丹骞、雷大伟等。

阚敏已经公开表示他将支持俞渝一方。在天津骞程和天津微量中,阚敏分别持股20.8006%和5.191%,以此计算他在当当科文中持股约1.1%。持股当当科文约0.682%的陈立均亦向记者表示并不获悉所谓的股东会,将继续支持俞渝。

而4月26日有参与到抢公章的前当当副总裁张巍在天津骞程中的持有量只有0.0105%,但他是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而且在天津微量中亦持股8.3014%。持股当当科文约0.3%的张巍被视为站队李国庆的一方,他在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表示,“我只能说,我代表的是团队小股东的权益,团队小股东希望看到公司改善治理结构,希望引入新的投资人,希望当当有更好的未来。”

路线之争:李国庆“激进”,俞渝“保守”?

张巍说“希望当当有更好的未来”,所指的是公司在业务层面有更大的发展。中国电商行业发展已有超过20年时间,而成立于1999年的当当无疑是电商行业的“活化石”,既见证了亚马逊在中国的浮沉,也在阿里、京东、拼多多的崛起中成为注脚。

究其原因,是当当多年来坚守图书电商领域,在拓展其他品类上犹豫不决导致失去先机,最终被其他电商平台反超。2010年当当网率先上市,在资本市场上领先于阿里、京东,但京东在介入图书项目后当当陷入价格战,被京东狠狠狙击。其后在2014年兴起的母婴百货和生鲜等新品类上,李国庆曾带队抢攻“大综合”品类,但坚持自营模式的当当在新项目方面烧钱不断,以利润为导向的当当最终未有坚持下来。

这为李国庆和俞渝之间的分歧埋下导火索。根据当当方面的说法,2014年夏天李国庆和俞渝达成共识,俞渝全面接管当当,李国庆为此与副总多次谈话,表达自己很快50岁生日,退出当当管理决心已定。

但李国庆方面则表示,他和俞渝商量后决定由俞渝负责管理当当原有的业务,他带着当当提供的1000万美元资金开拓新业务,包括自出版、实体书店、电子书、百货自有品牌等。

然而三年后,即2018年1月,李国庆称俞渝逼他交出新业务,并将新业务群归属到当当各部,他仅负责公共事务部(政府事务)。李国庆表示,俞渝当时的理由是别干扰当当卖海航的进程。

不过当当曾回应称,实际上2017年年底公司即将制定下一年预算时,李国庆表示要“横推车”,声称要“报复”当当。因此,当时管理层联署写信“逼宫”,要求李国庆必须离开当当,并表示“无论公司走何种道路,我们都将和Peggy(俞渝)站在一起。”

此后在2019年2月,李国庆最终在微博上宣布退出当当,他先是宣布担任CRYSTO公链生态旗下DAPP CEO,其后又成立新项目“早晚读书”。不过时隔不到半年,李国庆决定与俞渝离婚,并到处向俞渝放炮,夫妇二人最终反目成仇,并围绕当当的控制权展开激斗。

李国庆、俞渝在当当控制权上的角力,背后是二人对公司发展路线的分歧。在当当成立的第21年后,富有野心的李国庆希望带领当当从图书电商进入更广阔的文化消费市场,而自称“不追风口”的俞渝则更强调公司的稳健发展。

在4月28日的人事调整中,不难看出李国庆对当当的改造持“激进”态度——除了邀请昔日的旧臣重返当当外,他还表示当当急需招募几位85后、90后副总裁,分别在知识付费,社交电商、新互联网运营以及百货业务上。为此,李国庆还向俞渝喊话,提请股东增发20%期权激励给现有和新骨干(不限于副总级别)一事能得到她的同意。

从过去十年的财报数据看,当当在上市后因图书价格战和新品类的开拓而出现亏损,公司在2016年完成私有化后公司的净利润明显稳定地增加,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当当放弃追求市场份额转而追求利润——虽然错过了母婴、快消、生鲜以及社交电商等风口,但当当守住了图书电商的地盘,近年来公司在图书品类上占据40%的市场份额, 而且有70%的收入来自图书领域。

因此,当当可能落后于拼多多等新兴电商平台,但活得比想象中好。去年10月底当当方面表示公司2019年有望实现6.1亿元的经营利润,而且无负债情况。阚敏亦在4月26日的电话会议上向记者表示,公司去年营收和净利润均有双位数的增长。